梦中事心中念

2020-10-22分享


该吃饭上班了,一声大喊,把他从梦中唤醒,这是姐姐的声音,每天早晨起床,都如同打拖拉战,不到最后决战,绝不下床,...《梦中事心中念

该吃饭上班了,一声大喊,把他从梦中唤醒,这是姐姐的声音,每天早晨起床,都如同打拖拉战,不到最后决战,绝不下床,可今天醒后总是莫名的兴奋,似乎一股冰水穿过身体,不知道是福是祸,吃过早餐,告别家人后。

【家庭】走在往上班处的闹市街,突然从后面传来熟悉声音:镁海,扭头一看玩笑道“李总有什么事吗?”因为都是从小的玩伴他嘿嘿一笑道:“你还有心情开玩笑,你爷爷在闹市区卖东西”听到这样的话,镁海目瞪口呆道:“在哪里带我去。”因为爸妈都很忙,很少回家,都上班后,家里只剩爷爷一个人,不放心,所以就把爷爷接进敬老院。没走多远就看见,一个年入花甲之年的老人。“爷爷你怎么在这里,”镁海道,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爷爷他没有理他,或许是年纪大了没听见,当正要搀扶爷爷回家时候。

【感情】一个他日思夜想的心人,想见又不得见的人,从眼前过去了,镁海道:“李总你先帮我照看爷爷我马上就回来。”李总道“喂喂你干嘛去”,话没有落完,人已经拐弯跑去。“嘉灵!”镁海大声疾呼。前面的人顿了下,镁海跑到她面前说:“是我喊你,你不会忘记我了吧,#@★#@&¥♀……”一大堆恶心话废话过后,她终于说一句:“嗯,我认识你,也记得你。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镁海尴尬呵呵道:“今天我也不知道会遇见你,在没经过大脑思考这个问题,考虑结果,和自己的颜面是否会扫地,是否尊严会再次被挑战践踏,至少现在我需要这样做。以前都是我们太在意自己才会各自倔强的各走一方。”嘉灵道“你这是挽留我的话吗?”镁海的灵魂深处似乎被膜盖一层冰霜,忍不住的打颤。他是极度要面子的人,可每次他都无在谈自尊的资格。或许在他的心里的天平自尊心和感情总是摇摆不定,

【兄弟】人是孤独的,人都不甘于寂寞之下,对别人好也是为了让自己的路更加精彩绝伦,就在这人生道路上写满爱恨纠葛,兄弟反目。当镁海把他爷爷送回家之后,回到他爷爷卖东西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兄弟玩伴们,都忽然出现这里,和嘉灵有说有笑,他心里一股气充起。拖出其中一个,镁海道:“顾川你不在家陪你老婆你来我这里干什么,兄弟妻不可欺,知道不,我去勾引你老婆可以不。”顾川呵呵一笑道:“无所谓”!他是我很讨厌的人,从没把谁放眼里,但是都是从小到大的,有些事情就忍下了,这时忽然有个人拿起把斧子,用钝头砸向镁海后背,他并没有停,而是扭头一看顾川甩手就往顾川腿上削,惊讶的是三人谁都没有大叫发痛,镁海惊讶道:“金珀琥你疯了,你打我就算了,顾川可是你的铁兄弟。”场面极其鬼匿,仿佛这就是场戏一样,都很无所谓,都仿佛知道这些事不会影响任何人之间感情,镁海扭过头看这说笑的嘉灵几人,在男里面还有他,心里仿佛什么都没有了,一无所有了,能在人生路陪你最长的莫过于是兄弟朋友,爱人,当你发现都已是水中月,雾中花时,那失落的心会让你想到去死,镁海立马上去质问道:“你们都把我当兄弟了吗?兄弟对我来说真是个可笑的词语,从小到大我就不怎么受欢迎,我已是努力改变,变相的和哥们儿相处,以做到真兄弟。好好,你们诺真喜欢,”他蹲下拽这嘉灵的脚,拉到面前,揽住嘉灵的腰没有人知道他想干嘛,只知道,穿蓝色衣服的嘉灵变成一盒蓝色嘉灵香烟,被镁海撕开包装分发出去。镁海也为自己做为感觉惊奇,背后有人拉住脖子,窒息难耐之际……一声嘶哑的啊一声,睁开双眼,满身汗水,喉咙干渴如[火]一般,拿起旁边的水杯,咕咚咕咚的滋润喉结肠胃,一个长叹,又慢慢的躺下,还好是个梦!真的是个梦吗?


Tag:梦中事 , 心中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