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缘刻定(6)

2020-10-25分享


(11)他可真是个好人啊,他把世界各个国家的我爱你都教给了我,什么尼泊尔土耳其马来西亚俄罗斯塞尔维亚,每天我...《三生缘刻定(6)

(11)

他可真是个好人啊,他把世界各个国家的我爱你都教给了我,什么尼泊尔土耳其马来西亚俄罗斯塞尔维亚,每天我还学的不亦乐乎,时不时拿出来骂他几句。

怪不得一次我们去香浓实验室,他把奇怪的香涂得我满脸,我一边凶煞恶神的追他,一边大叫【热旦木】(法语我爱你,他的解释--混蛋别跑!),法国老外奇怪的看着我,不断窃笑。

直到某天月黑风高,他依旧很镇静的教我【撒拉嘿呦】--走开,别烦我!这句应该会经常用,我学的很认真,撒拉嘿呦,好熟悉,那听过,我抱着怀疑的态度偷偷溜进房间上百度。

我气冲冲跑到他房间,双手叉腰,“撒拉嘿呦?!你个小人,你喜欢我你直说嘛,何必费这么大周折?”

“笨蛋!”他拿着红酒晃晃,看着窗外,“我不过是为我自己,总之你是要骂我,何不给你一条我开心你也开心的道了?”

“消消气。”他递给我红酒,“这是为你好,当你说我爱你的时候,我会一开心,酌情处罚你。再罚你个十年二十年,我都不划算了,还要为你养老。”

我一口干了红酒,再来一杯,“算你狠!”

后来我喝醉了,我抓着他又哭又闹,我说金成浩,你个大骗子,你什么都骗,骗我做你保姆不说,你还骗我心,我骗的我好苦,你只想着你自己,我再也不要对你好了再也不要了……

这是后来才知道,第二天头很沉,歪歪的坐起来,看看手机,完了完了,十点了,金城浩的早餐,我一咕噜爬起来又泄气的窝在了被子里,想起昨晚他云淡风轻的话,我不过是为我自己,眼泪不觉滑落了出来,金城浩,我不要以你为中心了,我不要拼命学法语了,我不要喜欢你了,我不要痴人作白梦了……

金城浩推门而进,端着一杯蜂蜜,他居然没去上班?我赶紧闭上了眼睛,悄悄扯被子角擦擦眼泪。

他用手探探我额头,自言自语,还好没事,揩去我眼角的一滴泪,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我看着床头的蜂蜜,又是一阵儿心酸,金城浩,你休想使用美人计!

挨到了中午才开始期期艾艾的起床,我选了一件大红色长款棉袄配大红围脖。是的,大红大红,代表这我决心,我很开心,再也不要受金城浩控制。

开门而出的时候我才明白什么叫不是冤家不聚头。他正在看报,抬头的一瞬,我们两个大眼瞪小眼,不是别的,他什么时候换了身衣服,红色羽绒服,黑色紧身裤,令人眼前一亮,怎么看怎么像情侣装,有没有搞错?!

我深呼吸两口,管他的,不要受他控制。他倒是很开心,“醒了,要不要喝酸奶,酸奶有助消化,可以醒酒。”

“不要。”我语气冷淡。

“饭菜在桌上,吃了我带你去个地方。”

“你不用管我啦,你去上班吧。”我依旧语气淡淡,“待会我自己出去转转,我想回家了。”对的,我们不过是认识几个月的陌生人而已。

他高深莫测的研究我,“我送你回吧,正好去看看你父母。”

“不了,谢谢。”我低头吃饭。最好,从此以后我们毫无牵扯!

“随你吧!”他站起来朝阳台山走去,说不出的烦躁,对不起,不会让你在心烦了。

我吃了饭自觉地刷了碗筷,站在客厅里对他说一句,“喂,我走了。”带上包包夺门而出,关门的一瞬间眼泪又滑落了下来,我用围脖胡乱的擦一把,真是多愁善感,顾婉葵!

我像个无头苍蝇,东逛西逛,原来没有你的地方,都并不是那么好玩,我买了点东西去看看你爸妈看看“宿管阿姨”,然后回了家。

老妈开门的第一句不是小葵你回来了,而是金城浩怎么没一块来,我无语,“别人是大忙人啦!”

窝在家里十多天,每天无所事事,终于不用学法语了,终于摆开你个阴蚀王了,我应该很开心的,我什么也开心不起来,我满脑袋都是你,你的坏笑你的好,你的臭脾气你的小把戏,我是那么那么的想你,我超级想你,我依旧无法停止不去想你。

每天无聊的时候就去走路,走你曾今带我去的地方,原来几个月来,我们去了那么多地方。满是寂落得回去,推门而进的时候,你坐在沙发上和爸爸谈笑风生,妈妈忙着做饭。

欧麦高,我们居然又不约而同穿着蓝色衣服!

眼光接触的一瞬间,你满满都是伤似有千言万语,我低着头,这不过是你惯用的法宝,说不定是我眼睛看花了。

妈妈恨铁不成钢,“小葵啊,你一天东转西转不回家,跑哪去了?”我放下包包,进厨房帮忙,语气淡淡,“玩去了。”

“玩玩玩,一天只知道玩,你看看人家城浩,年轻有为,你学着点别人。”老妈挥着手赶我,“去去去,陪人家说说话,这不用你瞎帮忙。”

老妈啊,你怎么就不懂您女儿的心呢?我是想躲着人家啊。我没有选择的坐在了沙发上,顺手拿着手机玩俄罗斯方块,额,只有玩俄罗斯方块我才有点成就感。

心心念念的人就坐在我身边,心神不定,俄罗斯方块也没了成就感,他歪过头,“啧,技术这么差!”抢了我的手机。

老爸什么时候去厨房了?我无语的剥一个橘子吃,都跟我做对。做对的是金城浩,他居然没皮没脸的大声儿嚷,“顾婉葵,有没有点礼貌,客还没吃自己就吃上了?”一把夺过我橘子吃的喜滋滋。

关键老妈帮腔,“越长越没出息,真没礼貌。”我拿眼睛瞪金城浩,现在你满意了吧!我无语的再剥一个,不就是一个橘子吗,我不跟你计较!

吃完了饭金城浩义正言辞,“顾婉葵你怎么回事?我听你没法语老师说你好久没去上课了?”

“是吗?小葵?”我妈不分敌我,“你这些天这么闲,我还以为你都会了,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啊,你怎么不趁着寒假抓紧学习,你可没两年就毕业了啊?警觉点好不好?你以为谁都可以学法语吗?不是人家城浩你能学法语吗?你给妈争点气,妈就指望着你啊。”后来看电视,这是董佳倩的妈吧!

“妈--”我无语,“我去还不行吗?”邪门了,法语老师就是金城浩好吧。

“小葵。”我妈语重心长,“人家城浩给我保证了,只要你学好法语,你可以去他们公司上班。你瞧瞧人家那公司,高管清一色全是老外,多少人羡慕啊,多少人挤破脑袋往里钻啊。没有什么学不会的,妈在你这个年纪学劲儿可大了,一学就会,你怎么学不会了,肯定一学就会。”又转头看金城浩,巴巴的笑,“我们家小葵聪明吧。”

“聪明!”金城浩看我一眼,就着妈的话,“她法语老师夸她是他带过的最聪明学生。”

金城浩,说话不打草稿的大骗子!

“我都说嘛!”我妈乐的一拍手,“你看你们法语老师就这么夸你,铁定是错不了,你给妈争点气,好好学。”

家里是呆不下去了,哎……

“妈!”我举手投降,“我真知道了,我学我学……”无可奈何的走进房间拿起了包包。

金城浩站起来告别,话说的甜甜蜜蜜的,硬是让老爸老妈送到下楼还在挥手致意。三十多岁的老男人居然把我爸我妈迷得团团转,他们之间应该相差不大吧。

我身上责任重大啊,要为人类除害啊。

我气鼓鼓跟着上了车,我们谁也不理谁,他沉默的开着车,一路开一路开,华灯初上,车停在了在最繁华的街上。

真搞不懂他,他不是不喜欢人流熙熙的吗?除了上次奇怪的平安夜前夜,而现在到处都是人,热闹鼎沸。

他拉起我,走了,看电影去。我不动声色的抽出了我的手,左选右选,选了早出来的《初雪之恋》,刚开始觉得女主角不是很漂亮,后来越看越漂亮,我被被强大的纯恋感动了,喜欢李俊基,喜欢宫崎葵。千辛万苦,他们终于在雪地相拥,眼泪瞬间滑落了下来。

看电影的大多是情侣,他们也忘情的相拥接吻,我尴尬的扫一眼周围,依旧掉我的泪。

金城浩伸手把我揽进了怀抱,靡靡而语,“这些天我很想你,想的发疯,我忍不住去找你……”

想着想他的委屈,泪水涟涟,呜呜咽咽,钻出头来,“我也想你,我超级想你,我想的要死……”

他低头俯下身来,我不管不顾的攀上他脖子,大堂的灯啪啪啪全亮了起来,周围发不出了不满的声音,看着他放大的脸,吓得手一松,连着挣脱开来,顾婉葵,你真不害臊不害臊不害臊……没长记性的家伙,你差点又中了他的美人计!

我赶着溜出电影院,他亦步亦趋跟在我后面,什么情况,我摸着发红的脸,意乱情迷,异性相吸,对对对,就是这个原因,我以后都叫他哥好了。

“小姐,这件亮黄色短款棉衣很适合你,刚刚新到的款,全鸭绒填充。”一个服务员站在我身边,“你皮肤很白,穿什么都衬。”星星眼看金城浩一眼,回过头对我说,“正好我们这款是情侣套装,你喜欢不?”晕,我摸了别人衣服十多分钟。

我摆摆手,“不合适,我没男朋友。”她拿手捂嘴笑,对我挤挤眼,“他惹你生气了?你男朋友挺帅的,看着也挺好,一直站在那看你。要是我家那位,早就翻脸了!”

“你说他呀”,我毫不客气的哈哈大笑,故意很大声儿,“那是我哥。”她尴尬的看一眼金城浩又看看我,我笑着干撒谎,“别看我们衣服穿这样,那是我妈买着觉得好。”

金城浩伸手摸摸,“还不错,包起来吧!”

“喂!别人说了是情侣装!”我有些来气。

“人要懂的变通。”他拿手敲我头,看来他很喜欢敲我头,“情侣装是别人说的,我们可以当兄妹装。”

他一手提着袋子一手环着我肩膀,“走吧。”我甩开了他手,他一把勒紧了我,低头耳语,“不要动!”这画面该是多么的羡煞人啊,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啊!走了好远还听见她们讨论,“好帅啊,你应该去要个号码。”

孩子们,不要被他外表迷惑了呀!

(12)

“你还在生气?”他捏住了我下巴,逼迫我看他眼睛。

“是是是,我很生气!”我盯着他,“我再也不要学什么法语英语狗屁语!”

“不学了。”他突然很妥协,看着窗外,“如果你稍微聪明点,你应该会发现,中间有一段我每天教你的法语词汇可以组成一句话!”

一句话?我愕然!

“你难道你会说中文吗?什么见不得人的?你就不能大大方方的说出来吗?”我吼。

“说说说!”他也很来气,“你别想知道!”

“不知道就不知道,我也懒得知道!”我气呼呼坐了下来。

“我后天去加拿大”,沉默了良久。

“你决定好的事,告诉我干吗?”我瞄他一眼,“放心吧,我明天一早就回去,我妈那我自己交代。”

“机票定好了,两张。”他气急败坏,瞪大眼睛看着我,“你可不可以不一意孤行?可不可以用用脑子?可不可以说句谢谢?我好心好意去接你,带你去加拿大旅游,偏偏落得跟你吵架怄气。见面一句好话也没有,竖眉毛瞪眼睛,一晚上生气!”

这样的他我从未看见我,像个孩子在我手里讨公道。

我期期艾艾走了过去,低着头看脚尖,“对不起。”

“要不要去随你。”他欲转身离去,我立马抓住了他手,“我去我去!”我不能让他二次退机票吧,其实,还挺幻想的。

“哎!”他拉我入怀,“你怎么就这么不让我省心了?”是你不让我省心吧,认识你后每天都不省心。

我抱着很舒服吗?干嘛老喜欢抱我!

我们突地一下停战了,去加拿大的头一天,我们去我家坐坐,我爸妈倒是很支持,“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又去他父母家坐坐,“宿管阿姨”在那挺好,很喜欢和他妈妈聊天,坐在后院晒冬阳,走的时候我过去抱抱她,她居然悄悄地问,“你是小葵吗?”

我眼泪滑落了下来,蹲了下来看着她,拼命的点头,“我是小葵我是小葵。”

“哭什么,我记得你,你去唱歌了。”她擦了我眼泪,“你看,那有向日葵。”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什么也没有,“真漂亮!”我称赞。她更开心了,摸着我的头发,“长大了,我的小葵。”我哭得更凶,她轻轻拍着我的背,“不哭不哭,小葵乖。”

“妈!”我拼命的抱着她,泪水涟涟,“对不起。”

“傻小葵我的傻小葵。”她脸上温馨自然,美好的让我留恋,她摸着我头发,“乖,去吧,你浩哥哥等着你去玩。”复又看着金城浩,“浩啊,小葵调皮,好好看着她,回来婶儿给你们做好吃的。”

“放心吧婶儿。”金城浩拉过我,“我会好好照顾小葵的。”

精确的说,我们是去了加拿大的魁北克。

“你为什么改名叫金城浩?”

“这是我爸妈的意思,大概是为我好吧。那时候,洛阳和小葵相继离开,我爸妈心惊胆战,找了算命先生,说我命中缺土,便加了一个城字,后又把我送出国。”

“如果我妈知道我这还有个妈,还是上辈子的妈妈,我妈会不会晕过去?这么稀奇古怪的事,到时候怎么跟我妈说?又怎么说我爸妈才信?我要怎么养活他们?”说这话的时候,我们穿的像个北极熊,走在魁北克古城蜿蜒的石板路上,这个问题从一开始我便在想,我始终找不到答案。

阳光斑斑点点,透过树枝打照着我们,此时此刻,加拿大虽很寒冷,但是阳光普照,显得如此可爱。

“放心,我早想好了解决办法,我会处理好的。我们是来游玩,什么都不要想,天塌下来还有我撑着。”看着他坚定不移的脸,我心安定了下来。

“这是加拿大魁北克着名古城,建在美丽的圣劳伦斯河北岸狭长的桌状高地上,这是一座奇怪的古城,不仅是它得天独厚,某种意义上,它有着某种气质上甚至外在上的共通之处。”金城浩介绍。

我们登上了保持最完美的旧城古墙。极目远眺,一边是魁北克城现在的行政中心省议会大厦所在地和充满现代化气派的酒店写字楼,一边是百年沧桑教堂高入云天的尖顶,还有犹如迷宫般一样又错落有致的酒吧食肆商店民居。古城内充满了浓郁的欧洲小镇气质,蜿蜒的石板路、斑驳的老城墙、尖耸的教堂,小巷人家典雅的法式长窗,还有窗口上千姿百态的盆景……

“那些飞扬的旗帜,上面写着Jemesouviens,翻译过来是我牢记在心,这是魁北克格言。”金城浩忙着帮我补充知识。

温馨与风情,交错融合, 这个浪漫的城市,让我不得不爱。这里像是人间遗忘的天堂,美好的让人瞠目,这里太美了,太美太美了!

这个美丽的城市,法英并用,金城浩流利优雅的和他朋友交谈着,我只能在旁边傻笑。

啊,果然还是给他丢脸了!

美丽的小姐看向我,“Bonjour,@#¥%&***¥%&……”你没有看错,我只听的懂前面一句,我不住点头,“笨猪笨猪!”

金城浩无语的看我一眼,环抱着我肩,笑着说了些什么,他们便哈哈笑着过去了,他不会在说我坏话吧?不行,我要学法语!发自内心的学法语!

哈哈,后来才知道,美丽的小姐说,“金太太,你真漂亮!”金城浩说笑,“我太太什么在国内说话挺厉害,斗嘴我老输,现在有点害羞,我终于翻身的了。” 

什么狗屁?还我太太,说谎老是不脸红!

玩了好些天来,看了蒙特伦西瀑布,去了奥尔良岛,参观了魁北克圣母大教堂,游玩了皇家广场,每个地方都让我震撼无比。更让我震撼的是魁北克冰晶旅馆,世界上居然有如此“冰管”,完完全全由冰雪打造而成,超级无敌梦幻,就像童话故事里一样。

床、沙发、桌椅、柜台、橱窗和玻璃等,都是用雪或冰制作而成,里面有浴池,酒吧,还有表演,简直是太奇妙了!

住进去一晚,就像住在冰宫里一样,激动的一夜未睡。世界的某个地方总存在着不可思议!

玩过之后,金成浩才告诉我,来加拿大还有一个目的。

这个目的,有关于洛施华。

几个月以来,他一直在查找洛施华的下落,多方打听,终于经过朋友发现,洛施华就在魁北克。

洛施华有消息了!!

我激动的一晚睡不着觉,在房间走了一圈又一圈,太好了太好了简直是太好了!事情总算有些进展了!

兴奋的时候,门敲的稀里哗啦的响,谁这么不礼貌?我光着脚丫子跑过去开门,是穿着可爱卡通连体睡衣的金城浩,他居然还有这爱好,我忍着笑堵在门口,“你大半夜不睡觉,跑我房间干吗?”

“敲门就开门,笨蛋!”他推开我,自径进入,“知道是大半夜,还不睡觉?”

“我睡不着嘛,我想着要见爸爸的故人,紧张的要命。”说着翩然转了个大圈,“还莫名其妙的要命!”

金城浩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低头一看,呃,穿的凉快了点,一件粉色小睡裙,慌乱之下扯了毛毯披身上。室内开着空调,温度很舒服。

“喂。”我咳嗽两声,正色道,“大半夜不要随便进女孩子房间。”

他抱着手玩味的看着我,上看下看,摇摇头一撇嘴,“你对我没吸引你!”

放你大爷的狗屁!

“当然,您是什么人啦,肯定的啦!哥!”我狠狠咬哥这个字眼,干脆丢了毛毯,找件睡袍穿上。

“还好我把游程安排在前面,知道你乱七八糟的心情。”他正色,“我是来陪你解闷的,不要误伤自己人。”额,还自己人,明明是你先误伤自己人嘛!

“你会下棋吗?”他拿着中国象棋问我。我摇摇头,“只会玩俄罗斯方块。”

“玩点有智商的好不好?”他在桌上把棋摆上,“你的俄罗斯方块也很水,好吧!”

“过来过来,我教你。”他指着一个棋子,“这个认识不?”“jū!”也太小看我了吧,这是要扫盲么?“那就行了。”他叹气,“比我想象的要聪明点。”

气死人不偿命!

象棋居然挺好玩,我们玩至四更,才稍稍闭眼睛休息,他也懒得回去了,和我一起横躺在大床上,本来他是给我讲故事来着,讲着讲着他就睡着了。

我借这微弱的台灯光观察他,睡着的他,更像个孩子。线条流畅,鼻子挺高,睫毛长的我想去拔一根,我指腹偷偷扫过他的眉,鼻子,嘴巴……

他有所感应的翻身,直接将我捞进了怀里,我大气也不敢出,害怕着害怕着也就睡着了。

天刚拂晓,我们便出发了,中午时分便到达一座隐蔽的私人医院,通过他的朋友引荐,我们找到了洛施华的主治医生。

在他们叽里呱啦的交流中,足足过了一个小时,主治医生才同意带我们去见洛施华。

他住在一座环境清幽古老的教堂里面,在三楼阳台找到了他,他歪着脑袋坐在轮椅上,闭着眼睛享受从窗户折射进来的静谧阳光。

我突地一下绷紧了心,金城浩有所感应的抱住了我,低下头问,“有没有关系?”

我摇摇头,坚定的走了过去,蹲下来看着轮椅上头发花白的老头,站在他身边的护士小姐礼貌的拦住了我,主治医生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她便关上门悄悄的退了下去。

金城浩走过来蹲在我边,“他就是洛伯父,洛阳的去世对他打击很大,再无一子半女。几年前,洛伯母也走了,偏偏他自己又得了帕金森综合征,他给自己找了家私人医院,雇了私人护士,剩下的时间,大概也只能在这里度过了吧。哎,想当初,他可是商场上出名的虎将。”

帕金森综合征?

我捏紧了拳头,一瞬不瞬的看着他,洛施华?他就是洛施华!

“喂!小葵!”金成浩拍我脸,“你有没有事?”听到小葵的一瞬间,他居然睁眼睛了!

“金小葵!”我尝试着对他说。

金城浩不管不顾拖走了我,“我们必须离开,你脸色苍白的吓人,我们离开这里,小葵你听我的。”

他又睁了一下眼睛,他看到了我,错愕了一下,又闭上了。而这一切,只有我一个人看到。

“我不能走。”我挣扎着大声喊,“他还能记起金小葵!”主治医生对着我们说了些什么,金城浩抱歉的看着他,不管不顾扛起我就走,“你不要大声喧哗,这是医院,这是教堂,到处都是需要静养的病人,有什么事我们回房间好好商量。”

“我要他年轻的照片!”我哭叫嚣。

“回房我给你查!”我坐在床上紧张的等着金成浩的照片,我特害怕结果。

络腮胡?!我揪着金成浩的衣领,“他有络腮胡,他有络腮胡!”金城浩抱着发抖的我,“小葵你冷静一点。”

“我很冷静。”我抬头看着他,“20年前那场车祸,当时查的水落石出吗?”

他睁大着眼睛看着我,一把抱得我死死的,“这里面?”

我点头,“那场车祸我必须要查清楚!”


Tag:三生 , 缘刻定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