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武汉

2020-06-05分享


大武汉斯生于武汉,长在长江边,正是龟蛇锁大江,是个地道的武汉人。十七岁时上山下乡,继而抽调到外地参加工作。三十...《大武汉

武汉

斯生于武汉,长在长江边,正是龟蛇锁大江,是个地道的武汉人。十七岁时上山下乡,继而抽调到外地参加工作。三十年后重返武汉安了家,回到故乡已近十年。

虽然武汉是大省会 ,可是我一点都不以为荣。它的地广,人多,物匮,它的脏乱差穷已渗入到了我的骨髓。

生活在武汉的十几年里,正是求知问学的年龄,然而那是一片灰暗的世界,那是一片中性的世界。街道满目都是灰,黄,蓝,黑,没有一丝生气。偶见一对小情侣穿戴整齐的手拉手招摇过市,即刻引来满大街的驻足痴望。

晚上的道路极其昏暗,电线杆上吊着个不足25w电灯泡。暗淡的灯光下,拉长了行人的身影,显得更加黑暗。

武汉正在悄然的改变着。记得一次出差到武汉,那时京汉大道刚落成 ,走在友谊路的交叉口就迷路了,辨不清方向。遂请问一报亭卖报刊杂志的,回答是不知道,买份地图找吧。无奸不商啊,欺负外地人,我虽是本地人,经过几十年的外地移民生活,已是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了。其实协和医院就在咫尺。

回汉十年来,武汉正在大刀阔斧的改建着,目睹了武汉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昨天和以前的邻居逛街,出门即是地铁站,真方便啊。

晚上,依在我家的窗台前,放眼望去,摩天大楼鳞次栉比,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此起彼伏,照得人眼花缭乱 ,真是一个不夜天。

武汉早些年干嘛去了?不过现在也不迟,80后,90后,以后还有10后,20后。只要有建树,再晚也是正当年,只是对于我们来说,这一刻来得太晚了,因为我们已经老了。亲爱的老公啊,再过几年你该找不着回家的路了。

大武汉与国际性大都市接轨,指日可待。


Tag:武汉

上一篇:我想对她说
下一篇:一封家书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