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龙海垂钓

2020-10-25分享


生活在海边,如果没有历经海上捕鱼钓鱼,这不能不说是一桩很遗憾的事情。因为一位远方的朋友万老大,在不经意间,我同他...《石龙海垂钓

生活在海边,如果没有历经海上捕鱼钓鱼,这不能不说是一桩很遗憾的事情。因为一位远方的朋友万老大,在不经意间,我同他与一群人坐着游艇,畅游在海湾里叙旧垂钓

雷州半岛浸淫在蔚蓝色的海水里。而半岛的周围,散落着好多从世界地图上找不到的小岛。而我生活的这座小城市西南面的海面上,就有五六个小岛。半岛多雷多雨多风,特别是飓风从太平洋经南海呼啸而来,几乎每次都欲把半岛置之死地,而半岛周边的岛屿,俨然成为半岛的天然屏障。

在这些岛屿之中,东海岛最大,其次是南三岛,硇洲岛位居第三,它们成为半岛西部最大的保护神。因为这些岛屿,海面上出现了三道海湾,石龙海、广州湾、雷州湾,它们由东向南排列,成为湛江港的出海门户。很自然这三道海湾也成为鱼类的天然游乐场,白海豚、白蝶贝、原斑海豚、斑海豚、棱皮龟、文昌鱼、中国鲎、金钱鳘、银鳘等鱼类珍品时有光顾这片海域。

游艇从金沙湾码头出发,沿下海到麻斜海再插入石龙海。石龙海的两岸,一边是南三岛,一边是大陆的坡头区及吴川市的中山镇。石龙海的出海口,也是粤西地区的母亲河鉴江的出海河口。河海交汇的地方,水里的微生物必定丰富,海上的鱼儿也必定不远千里而来。不用说,石龙海的海蜇、对虾、咸淡水鱼、贝类远近闻名。

这肯定是垂钓的好去处。

游艇在浪里跑动,没有感觉到船的晃动,当游艇抛锚海中,方感觉到风浪的力量。有一部分人在几十分钟之内,就感到相当的不适,甚至有的人开始出现呕吐。万老大年过六十,尽管他的步伐年青,我还是担心他经受不住风浪。他幽默地说:“要成为一个好的钓鱼手,必须不怕苦不怕累,不怕老婆来离婚。”万老大是一个钓鱼老手,他的办公室里就挂着好几幅钓鱼的相片。据他说,他生平第一次钓鱼是1953年,在京城外的的一口天然积水的窑坑里开钓,用的是竹杆绑上棉线和三分钱一个的鱼钩。

此刻他手里的鱼具是多少钱,我不知道,反正很漂亮。我手里也有一把鱼具,尽管我很少钓鱼,但是我知道钓鱼是要考验一个人的耐性和一个人的运气。

这是在中午时分,初春的阳光透过薄薄的云层,很耀眼。远处的海面,一排排白浪翻滚而来,我知道,这肯定是涨潮了。鱼钩随着铅粒,如子弹般“嗖”飞出鱼杆,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落在十米开外的海水里,不几分钟,线游到船舷,钻到船底。潮水太急,我们只能跑到游艇的尾部。一开始,有人的鱼杆弯得很厉害,那人急忙收杆,好重,拉不动,只看到细细的杆尾,似乎鼓着千斤之力,左右摆动。结果,线断了。尽管鱼跑了,大家还是都很兴奋,毕竟碰到大鱼了。没几分钟,有人钓到一条二两多重的沙锥鱼。这鱼肉嫩味清,在市场里很抢手。一个多小时过后,我和万老大的鱼杆始终没有动静,万老大安慰我说:“不急,好戏往往在后头。”

我想也是。在我的记忆里,报纸经常刊登渔民捕捞或钓到特大鱼或珍贵鱼的消息,这些消息往往轰动整个城市。记得有一年,有一渔民就在这片海域意外地钓到一条特大的金钱鳘鱼。重达108斤,其长度166厘米、周长134厘米、高50厘米。

金钱鳘我见过,通身金黄色,鱼鳞像金子一样闪闪发光,如果我也能钓到一条特大的金钱鳘,哎呀,该多好。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又过去了,我的鱼杆依然没有动静。我本来就不喜欢垂钓,死一样的鱼杆,让我没有了兴趣。为解寂寞,我快快把视线转移到远方。

石龙海不宽,窄的地方估计是八九百米,最宽的地方,不超过三公里。游艇从麻斜海入石龙海,有时以时速十节,有时是二十节的速度,走了一个多小时才接近出海口。

石龙海的海面插着密密麻麻的木桩,虽然我没能走近看,但是我知道木桩里吊着一个个小网袋,那是人工养殖蚝。湛江蚝早就久负盛名,全国人吃的蚝豉中,十粒就有九粒产自我们湛江。澳门特首何厚铧先生来访湛江时,特意买了好几公斤蚝豉回去,湛江人当然深感自豪,当天的晚报自然把它做成新闻头条。海面上还有一组组鱼排,上面建有小木屋,那是网箱养殖。其实网箱养殖遍布雷州半岛沿海,而石龙海上的网箱养殖的密度,着实让我大吃一惊。据说网箱养殖的投资很大,风险也很大,赚时点钱点到手发麻,碰到鱼有病或有台风,亏就亏到让人要跳水。记得有一年湛江的台风来得猛烈,树木有的被连根拨起,有的被拦腰折断。而铁皮屋,如气球般在城市的上空飞舞。码头二百几吨重的龙门吊,对风雨的淫威,不得不倒地称臣。海里的渔排,更是让风浪撕得魂飞魄散。来不及撤离的耕海人,全市有好几千人永远成为海底世界的守海人。人定胜天是痴人说梦,大自然的力量,永远主宰着整个宇宙。人类唯有同自然和谐相处,才能长治久安。大海理所当然承载着耕海人的喜怒哀乐。

在游艇不远处,有几艘小艇在放鱼网,小艇在那里绕圈圈,他们能拖到鱼吗?我家里的餐桌每天必定有鱼,这鱼大半就是这些小艇捕捞的。我们称这鱼为海子鱼。开肚,去腮,过水,用清水煮沸,不用放盐不用放油,一开锅盖,清香扑鼻,表面油光闪闪,汤如乳汁。几碗下肚,才知微妙。真的,吃了还想吃。湛江海鲜,凡是品尝过的人,无不交口称赞。

正当我还在遐想之时,有船工说收线吧,要回家了。我收线时,他惊呼:“怪不得你钓不到鱼,要钓到海鱼,必须要把线放到海底。这个潮水,鱼全部藏在海底靠海沙的地方。”我说你怎么不早说啊?

都说放长线,钓大鱼。没想到这个长线,不仅仅是指范围的宽,和水的深度更有关系。  

万老大也没钓到鱼,他失望?反正我不失望。回来的路上,我问万老大,你还会来吗?万老大说肯定要来,湛江是一个好地方。

石龙海的确很美,太阳快要落山了,天是蓝蓝的,海水也格外的蓝。平静的海面竟然没有一点皱褶,游艇如一把剪刀,从中间剪去,船尾留下一条一公里多长的白白浪花,在海里慢慢展开,如天上的白云,任由白色的海鸟,在浪花的云海里挑逗、欢呼。波浪涌起,把两边的渔排,轻轻地托起又轻轻地回落,站在渔排里的狼狗,对着游艇狂吠,在波浪即将举起渔排时,狼狗张皇失措撒腿向后奔跑,钻进渔排的小木屋里。站在渔排里劳作的耕海人,也停下手里的活,站起来张望着给他们带来波浪的游艇。

鱼是没钓到,可我钓到海的美,石龙海,我还会来的。


Tag:石龙 , 垂钓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